光荣在党50年 红色情怀正青春 时间:2021-09-09

导语:从1921到2021,中国共产党走过了波澜壮阔的百年征程。在这风雨变迁的一个世纪岁月里,一代又一代共产党员筚路蓝缕、砥砺前行,“红色精神”薪火相传。今年,党中央决定,首次颁发“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在徐汇区湖南街道,三位亲历峥嵘岁月的老党员在拿到纪念章后,再度翻出烽火岁月里的老物件,重温了自己生命中永不褪色的“红色记忆”。
 
刘志高:英勇“少年兵”,一生心向党

1.jpg2.jpg

“拍摄这张照片时,正值1949年5月上海战役打响,那时我刚刚年满19岁。”年过九旬的上海市总工会离休干部刘志高是一位革命老兵,亲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他,将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战场。在建党百年来临之际,老人从泛黄的相册中翻出一张珍贵的老照片,回忆起往昔枪林弹雨的日子,依旧感慨万千。
刘志高介绍,自己的参军经历,要从1943年说起。那年,年仅13岁的他参加了新四军的“小鬼班”。“小鬼班”的少年战士虽然穿着军衣、带着武器,但他们还只是未成年的孩子,也不曾接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即便如此,包括刘志高在内的“小鬼班”战士也毫不畏敌,总是争着参战。
采访间,刘老还翻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奖章和证书。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当时的他已成为了一名见习军医。“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的战役,敌人不仅进行地面攻击,还使用飞机进行轰炸。当时我们天天都有战斗,每天都在和死亡斗争。”刘志高回忆,淮海战役中最激烈的要属孟良崮战役。当时自己在工作棚内救治伤员,遭到敌军飞机轰炸,导致工作棚坍塌。为了保护伤员,刘志高和军医战友们抱住伤员,任凭坍塌的棚架砸向自己的身躯。
1949年5月,作为医务室室长,刘志高跟随部队来到上海。在上海战役期间,他和100多位医务兵战友收治了512位伤员,并在几个月后将伤员妥善移交。刘志高说,自己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永远跟党走。
 
杨翠龄:两卷背带见证“一片冰心”

3.jpg

4.jpg

家住湖南街道的中国人民银行离休干部杨翠龄也同样是解放战争的亲历者。她笑着说,自己最值钱的“老宝贝”,就是这张黑白老照片和这两卷背带。“照片上的场景,是1949年2月22日,当时淮海战役刚刚结束,济南已经解放,战士们乘坐敞篷火车从济南出发,向徐州进军,我就在这列火车上。”
1948年冬,23岁的杨翠龄从老家威海考入山东省立商专附设银行干部短期训练班,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她就成为了共产党员。1949年,她随军南下,加入华东财办南进总队。“我们当时的任务,就是要跟着解放军的步伐,他们在前方攻打阵地,我们在后方进行接管管理。”杨翠龄坦言,行军之路依旧充满艰辛与挑战。“在火车上,不时能听到敌人的炮火声,遇到风霜雨雪,我们的衣衫、被褥更是全部湿透。”然而,对于体格娇小的杨翠龄来说,更大的困难在于负重行军。“南下这一路,火车只能搭乘一小段,绝大多数的路要靠步行。当时我们女兵每人要负重13斤行李和3斤粮食,这两卷背带就是最好的见证。”
如今,风雨与战火早已远去,杨翠龄说,作为一名老党员,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在党的领导下,国家能更欣欣向荣和繁荣昌盛。
 
杨济鹗:脚踏实地跟党走

5.jpg

6.PNG

“作为一名党员,我相信只要不忘初心,听党的话,一心跟党在一起,就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家住武康大楼、现年98岁高龄的杨济鹗一直珍藏着一只陪伴自己走过70余年岁月的陶瓷碗。“这只碗见证了我从山东出发,一直步行到上海的全过程。”
上海解放前夕,在农村当教师的杨济鹗参加了华东南下干部纵队,负责接管上海高校。“当时出发的时候,每人就发了一个碗、一个背包、一床被子、一双鞋,碗的底部圈足上有一个洞,用绳子拴住,挂在背包上,方便携带,吃饭喝水都用这个碗。”抵达上海后,杨济鹗所在的华东南下干部纵队负责接管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的工作。尽管工作中遇到不少困难,但在党组织的坚强领导下,接管工作井然有序地顺利完成。杨济鹗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党叫干啥就干啥,跟着党的步子做工作。”



回到顶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