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安福路还有这样一个“剧场实验室”,声音剧场、纪录剧场……真会玩 时间:2021-09-16

7fd1a25a227aa4d8cde041a55eec51d349e74fb5.jpg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

日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国际创作实验室(SDAC Lab)扶持项目《入土为安》和《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公开呈现。

e7baee3856514da98f5a8ed5261331feb950e5cb.jpg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国际创作实验室(SDAC Lab)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自2020年底起发起的一个注重过程、强调实验及研究的全新剧场创作平台。这一平台希望打破传统的舞台剧创作模式,邀请来自不同艺术背景的创作者,支持他们以多元化工作方式和新理念驱动的剧场创作。它也是国内首个受邀加入IETM国际当代表演艺术网络的平台,并已得到了歌德学院(中国)、意大利马尔凯国立剧院及InTeatro艺术节、意大利Crossing the Seas国际交流计划等国际机构的联合支持。

本次SDAC Lab 的集中展示,是继去年SDAC Lab首个试点项目《银河秀》之后第二批完成作品的公开完整呈现。上话邀请并支持了两个分别活跃于京沪的创作小组Stage No More和老妖精,分别以声音剧场和纪录剧场的形式,讨论城市/记忆/衰老/死亡这样一些与城市中的每个人息息相关的主题。

两个剧目的创作过程也都带有着不同以往大型院团进行话剧创作的方式,一个是通过普通观众的线上/线下的实时参与,几乎即兴地完成,一个是打破剧本先行的集体创作,体现了上话对于戏剧新形式的关注和探索。

98e9f78278c965ab7ab1e949a7f009d51dda70d0.jpg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灵感来自萨缪尔·贝克特的《克拉普最后的录音带》。剧作的主题之一是关于人与记忆,以及存储记忆的媒介之间的关系。

这是一个关注声音、地方与记忆的持续性剧场项目,此次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呈现,是完全为上海量身定制。

b6d3423eef476b2133e84ed0e880244a23f90937.jpg

它由29位来自各行各业不同年龄段的参与者在线上线下共同实时完成。

1865208f6b17c40e5296d3009baa45576ee23783.jpg

他们中有来自上海电影译制厂的退休员工,也有00后初中生和视力障碍的年轻人,有刚到上海的人,也有准备离开的人。

89061d18f347656f9f6809c62f96343fe3f73b2f.jpg

在《我现在所在的地方》的舞台上,参与者们用饱满的情感将自己的故事诠释在观众眼前,或怀念、或遗憾、或自愈,整个舞台虽只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声音元素,人生百态却无不尽显。参与者们带来自己与声音相关的记忆,关于上海的记忆。

487a1d7c526e7b80ccd2734b1e8f454c1e1e95e0.jpg

《入土为安》是一个纪录剧场项目,由一个非常年轻的上海表演团体老妖精集体创作完成。它在主创近年来自己收集的真实家庭录音、影像素材、和日记的基础上,通过回溯与再想象,试图完整一种不同于表层现实的、更饱满的内心叙事。在如何面对至亲家人的衰老和死亡这样似乎沉重的课题面前,这群年轻的表演者以他们年轻的视角,不被“塑造角色”所困,而是以扎实的素材和对一系列日常行动的观察模仿,在重复、扮演和情不自禁地戏耍中形成散文式的拼贴、互文、意象与变奏。

767985cb37cb0294569589b4a3a4d7a2509dda2a.jpg

在《入土为安》两场公开呈现里,“老吕一家”如真实般展现在观众眼前,演员和轮椅等其他元素的配合让这些元素在舞台上发挥了它独特的魅力,自然的故事走向,自然的独白,在某些方面拉近了观众们与纪录剧场之间的距离。

5ed36d7d6eeac39ed95f18aad39b739ea7ac1eae.jpg

关于死亡和临终关怀的话题并不遥远,而是我们每个人可能都需要在人生某个阶段去面对的问题。这个作品以它的真诚和视角触动了许多现场观众。活动结束后,许多观众纷纷情不自禁地涌上舞台想要和主创交流各自生活中与此相关的话题。生活中会有许多和“老吕一家”一样的家庭存在,有的迷茫忧愁,有的坦然豁达,《入土为安》带给观众们有关这类话题的思考和共鸣。

92984b744b9cd448cbc39754daecb15e87736afd.jpg

当下,观众在剧场,美术馆,公共空间及网络上,能够看到越来越多以视觉、空间、声音、表演性概念、技术等非文本性当代剧场元素综合进行创作的作品。人们对于当代剧场表演的理解,也在不断地拓宽。作为一个能够综合文学、音乐、肢体、视觉多个艺术门类的戏剧,天生就需要广阔的视野和兼容并蓄的能力。作为一个场地、剧团合一的公立剧院,除了做好自己剧团的制作之外,也要对戏剧创作的前沿保持敏锐的观察和开放的态度。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发起SDAC Lab项目,勇于打破像上话这样的国家级院团与日益活跃的独立创作界之间的隔阂,发挥了前者作为公立剧院对创作生态的培育扶持作用;同时也把在剧场和当代艺术领域前沿的一些实践探索,比如跨学科的团队合作,实验导向的研究型创作等引介到一个传统的话剧制作体系中来,促进相互理解和启发。随着当代戏剧的不断发展,像“后戏剧剧场”等等越来越多的戏剧新形式正在不断涌现,这些剧场创作的方法可能不同于传统的编剧-导演-演员的分工,但却也为戏剧观众带来了不同的视角和思考。关注并扶持新的创作形式,体现了话剧中心作为一个艺术创作和公共文化机构的前瞻性和责任感。

(来源:周到上海  记者:邱俪华)




回到顶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