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汇:中西文明碰撞交融,一曲高歌穿越时空 时间:2021-06-18

2658375e8b7f4edda9d8534028909256.jpg

徐汇区乌鲁木齐中路五原路,上海不少特色“网红”店的聚集地,人来人往,烟火气中透着一派岁月静好。很多人不知道,新中国成立前,中共地下党迎接上海解放指挥部,就隐藏在这里一处名叫大华新村的弄堂内。

在徐汇,人们目之所及,是中西文明在此交融后,留下的建筑精华与海派文化之光。但背后,许多条梧桐掩映的街道,根植了红色基因,老洋房和梧桐树为革命志士们提供了绝佳的庇护。瞿秋白在这里度过了一生中最平静的时光,写下《上海战争和战争文学》《新英雄》;鲁迅、茅盾、郑振铎创办《文学》月刊;李白在建国西路福禄村开通了秘密电台,中共中央上海局在建业里设立了机要译电和交通机构;《义勇军进行曲》第一次唱片灌制,就在今天徐家汇公园的百代唱片旧址;龙华烈士陵园位于徐汇,90年前,“龙华二十四烈士”以实际行动阐释了“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革命真谛……

红色基因代代传承。在徐汇这片民族工业与城市文脉并存,红色积淀与海派底蕴交织的土地上,一代代建设者为理想奋斗,向卓越迈进。

数十年间,徐汇抓住一次次改革发展机遇,开拓新路:在漕河泾集聚上海最初的集成电路产业;建设全新的市级商业中心徐家汇商圈;率先开发徐汇滨江;坚持“规划引领、文化先导、生态优先、科创主导”的发展蓝图不动摇。

0cfd99641f204c26b198c775976198fd.jpg

徐汇滨江

乐章传遍神州大地

近代中国历史上,徐汇不仅是东西文明的交汇之地,更是红色文化与海派文化的交融之处。

193553日,几位年轻艺术家走进衡山路上的一栋红色小楼。在百代唱片音乐部主任任光的指挥下,他们成立了一支临时合唱队,要为一部影片录制主题曲。影片叫作《风云儿女》,主题曲名为《义勇军进行曲》,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参与录制的《风云儿女》主演袁牧之、顾梦鹤,以及青年歌唱家盛家伦等当时还无法想象,自己在录音棚中激昂高歌的曲调,日后将成为新中国的国歌。

在任光任职于百代唱片的近十年间,《渔光曲》《抗敌歌》《大地行军曲》等一批进步歌曲在他的推动下灌制成唱片。包括聂耳、冼星海在内,一批左翼音乐家也在他的举荐下进入百代任职。百代唱片位于衡山路上这栋小楼,成为当时中国开展进步救亡歌曲创作的“大本营”,一首首振奋人心的乐章在这里传遍神州大地。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电影制片厂在徐家汇南侧的漕溪北路建立。红色电影时代一批知名的中国电影人、戏剧家开始在此集结,延续上海作为中国电影重要生产基地的光辉使命。

很快,《渡江侦察记》《鸡毛信》《铁道游击队》,一批具有强烈时代气息的作品在这里相继问世。随后诞生的《女篮五号》《今天我休息》《老兵新传》等影片,则成为新中国成立之初脍炙人口的电影作品,记录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当家作主最生动的影像。

从百年电影到百年唱片,再到百年教育、百年建筑,风云际会的近代中国,东西方文明碰撞交融后的成果,在今天的徐汇都有迹可循。

今日闻名遐迩的武康路,许多文化名家都曾在此居住。巴金在武康路113号的寓所内,用一颗赤诚之心写就五卷《随想录》;武康路395号,上影演员剧团在这里成长,众多银幕经典从这幢小楼的排练厅走向万千观众。

时光不会磨平对历史的崇敬。近年来,徐汇区陆续完成了巴金故居、张乐平故居、柯灵故居、夏衍旧居以及草婴书房的修缮与开放,人们得以近距离一睹一部部传世佳作诞生的真实场景。

e9b5994ffd4544fea3b77cb25dc68ba1.jpg

龙华烈士陵园

45930cba7ec54d29be87d8f5f453ee64.jpg

百代小楼

7987c80fa9374c0b8cffdb2f823eed10.jpg

夏衍旧居

创新创业不畏艰难

今日徐家汇公园,除了百代小楼,还伫立着一根直冲云霄的红色烟囱。它记录下的,是一段百年前中国民族工业抗击西方列强,打破垄断、迎难而上的热血历程。

上世纪20年代,中国橡胶产品仍依赖进口,工业命脉长期受到外国资本牵制。为此,1926年,余芝卿、薛福基、吴哲生三位爱国实业家筹集8万多银元,在当时上海的徐家汇路开办大中华橡胶厂,2年后建成投产,知名的“双钱”牌胶鞋就由该厂生产。

好景不长,20世纪30年代,国内橡胶工业所需原材料几乎被外商垄断,经常受到不公正待遇。为确保原材料供应,余芝卿率领工人展开技术攻关,在徐家汇东庙桥路建立中国第一个生产轻质碳酸钙的工厂——大中华制钙厂,成功研制出每吨售价仅50银元的国产材料。193410月,中国第一条汽车轮胎在大中华橡胶厂试制成功,次年批量生产。中国人从此有了自己的轮胎工业。

斗转星移,上世纪90年代,为响应上海的产业转型和徐家汇商圈建设,大中华橡胶厂启动整体搬迁,腾出一块面积约3.5万平方米的城市新空间。20019月,徐家汇公园一期正式向市民开放,橡胶厂历经百年风雨的大烟囱则保留至今,记录下民族工业时代,发生在徐汇大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徐家汇往南,另一片区域也在上海发展史上书写了精彩篇章。这里是漕河泾开发区,一片现代化的产业园分布于道路两侧,超过25万名白领、科研人员每日穿梭于此,为创新策源集聚无穷力量。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上海就决定将漕河泾辟为仪表电子工业基地。1986年,这里建立起了上海最早的微电子工业区,此后,上海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迅速成长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诞生了上海贝岭等一批日后中国微电子工业的龙头。漕河泾,成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轫的重要一环。

2004年,被誉为国内“芯片设计海归第一人”的杨崇和在漕开发创业,创办了澜起科技公司。两年后,澜起迅速成为全球3家内存接口芯片主要供应商之一,实现了让中国企业再也不怕被外国厂商“卡脖子”的目标。20197月,当澜起科技成为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激荡于代代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从业者耳畔的“板凳须坐十年冷”,在这一刻有了历史回响。

历经数十年积淀,而今大院大所、大校大企集聚的徐汇,为科创企业从幼苗长成参天大树提供了丰沛土壤。“十四五”开局之年,徐汇着力构建以滨江高质量发展极和漕河泾开发区产业创新增长极为驱动,东西循环、南北联动的空间发展格局。

324afd4341864b079cfd2cbbf70d9020.jpg

漕河泾开发区

c4ff2446ae4d43a38ba5dc180b2b78f8.jpg

徐家汇商圈

b3450a3cd33c4b49a81cc29f5fe97241.jpg

徐汇滨江

抓住机遇开拓新路

从日晖港到徐浦大桥,徐汇滨江蜿蜒11.4公里的岸线,曾经分布着“铁、煤、砂、油”等工厂。21世纪初,徐汇区的干部想要调研走访滨江区域,还必须坐船走水路方能通行。

改变滨江面貌势在必行,但如何变,何时变?上海世博会的举办,让徐汇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本世纪初,徐汇区委、区政府就启动滨江沿岸工厂的搬迁腾地。面对这块可开发面积达9.4平方公里的“大衣料”,徐汇大手笔地开展全球设计征集。一条“会呼吸、能透气”的滨水岸线,世博会后在黄浦江畔崛起。

更难得的是,沿岸超过百年的工业遗存,几乎得以全部保留并活化利用:昔日“远东第一”的龙华机场成为跑道公园;北票码头保留下煤漏斗,码头原址建起人们耳熟能详的龙美术馆;上海飞机制造厂的厂房变身西岸艺术中心;甚至飞机航油的储油罐,也改建成了开放式的上海油罐艺术公园……

以一流规划精雕细琢岸线,更要以最高标准谋划产业。徐汇滨江开发历经十余载,每一代参与其中的徐汇党员干部都有一根准绳:要为滨江引来有内容的产业,把滨江开发当作百年大计。而今,当西岸国际人工智能中心屹立于黄浦江畔,20余家人工智能顶尖研发机构和企业在此集聚,一个千亿级规模的产业蓝海,已然为徐汇的未来指明了方向。

如果说滨江开发是徐汇抓住了世博之机,那么上世纪90年代徐家汇商城的横空出世,则是徐汇干部解放思想、勇于尝试的又一项历史性实践。

199310月,一场特殊的“国际研讨会”在徐汇区召开,围绕主题就是徐家汇商城的规划设计。面对当时市里提出的“徐家汇建设要在21世纪后半期也不落后”的愿景,第一次承接如此大开发项目的徐汇干部们铆足一口气,借助轨交1号线建设的东风,历时十年、历经三期建设,终于建成一个全新的市级商业中心。

如今,在这片市级商业中心区域,腾空而上的徐家汇连廊、高耸入云的徐家汇中心、不断积聚的总部经济,使之愈发熠熠生辉。

与熠熠生辉的徐家汇相映照的,是整个徐汇地区城市面貌的更新,百姓生活品质的提升。从上世纪50年代肇嘉浜填浜筑路,2000多户家住“水上棚户”的居民乔迁新居;到80年代起田林、康健、长桥、凌云等地承担人口导入重任,成为上海西南的大型居住区;再到如今,覆盖徐汇各街镇的“邻里汇”体系,打造居民家门口的党群站、会客厅、托老所和便民点……徐汇的民生改善始终与城区建设同步,优化城市管理和社区服务的探索一直走在前列。

站在历史交汇点上回溯,从徐汇百代小楼传出的歌声“前进!前进!前进,进”,似乎依然在耳畔回荡。这雄壮嘹亮的歌声,激励着一代代风云儿女在党的领导下,在徐汇这片热土上,不断创造新业绩,孕育新辉煌。

5a32e945b1e647e4af09a27a3b5cded8.jpg

徐汇滨江

8f96c12da49b4fa19c4f04b7a5207dec.jpg

西岸智塔 AI Tower

d9e3e933e2384577ae5a345d394b0ed9.jpg

天平街道66梧桐院·邻里汇

(来源:上观新闻  记者:舒抒)




回到顶部图片